Site Logo

常見問題

基金會的義務醫生會回答你的問題,但資料及內容只供參考,並不能取代主診醫生的專業意見或診斷。請聯絡您的主診醫生並向他提出您的疑問。

提問

    請留意基金會顧問團隊不會直接回覆你的提問,所有回覆將會將貼於本會的網頁上。

    網頁的資訊及顧問團隊的回覆只供參考。如有任何疑問,請咨詢你的家庭醫生。

    • 藥物

    本人剛開始食 Hydroxychloroquine 200mg, 請問食緊此藥可否同時食傷風感冒藥? 如幸福或必理痛. 或是傷風感冒一定要經醫生開藥?

    Hydroxycholoquine 是可以跟《幸福》或《必理痛》等的成藥同時服用的。但由於《幸福》或《必理痛》有撲熱息痛(Paracetamol/ Acetaminophen)成份,要留意每日切勿服食超過指定劑量的撲熱息痛(Paracetamol/ Acetaminophen)。如果感冒症狀持續,建議應盡早尋求醫生意見。

    • 治療
    • 藥物
    • 類固醇

    想請教醫生我現在吃每天15 mg Prednisolone 來抑制落葉型天皰瘡已經有兩個多月了,這份量會引起髖關節壞死的機會高嗎?另外,除類固醇外,我還有其他選擇嗎? 我知道類固醇醫冶天皰瘡是一線藥,但我更擔心是嚴重的副作用。謝謝!

    高劑量或長期使用類固醇,可引起各種副作用,包括面腫,血糖升高,容易感染,骨質疏鬆,甚至骨節壞死等罕見情況。根據你的病況,建議兩至三個月內減少類固醇份量,請與主診醫生商討,考慮選用其他適合的藥物以代替類固醇。

    • 強直性脊椎炎
    • 檢查
    • 生物製劑
    • 症狀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你好~ 我係33歲既女性… 我響2023年6月中突然有好嚴重既足底筋膜炎, 因為行路要就住就住, 令到我膝蓋都開始痛, 加上SI JOINT 都痛埋, 之後去左睇免疫力系統科, 醫生懷疑我係強直性脊椎炎, 就去左抽血同照MRI (成個SPINE AND SI JOINT ), 血液REPORT 全部陰性, MRI REPORT都搵唔到有發炎既地方.. 咁醫生就開 Salazopyrin 500MG 比我每日食, 去到10月中, 我手指中指突然腫痛, 去覆診~醫生話雖然我D REPORT全部陰性, 但都有病人係咁… 食左個半月類固醇加 methotrexate 2.5MG 每個星期5粒, 開始甩頭髮~醫生叫我每日食葉酸, 除左食methotrexate 2.5MG就唔好食.. 響食緊類固醇期間, 都OK.. 點知一停類固醇 就全部JOINTS 又痛返, 好折磨…. 而且SI JOINTS 又痛返~ 膝蓋都好痛!!! 前幾日去覆診~醫生叫我試生物製劑, 我叫佢繼續開藥比我食2個星期先, 因為生物製劑好貴, 我要同屋企人商量~~ 咁就開左methotrexate 2.5MG and arava 比我! 而醫生都係答唔到我到底係類風濕關節炎定係強直性脊椎炎… 到底我呢個情況可以點算?

    單憑文字的描述,病人可能是風濕指數陰性的類風濕關節炎(sero-negative rheumatoid arthritis)或脊椎關節炎(peripheral spondyloarthropathy) , 兩者的確表徵相似,除了臨床診斷,有時還要倚仗超聲被或磁力共振相關腫脹關節及抽血檢查(例如紅血球沉降率ESR或C反應蛋白CRP) 來幫助確診。兩者醫治方法也有相似之處。如果傳統口服免疫系統抑制劑未能控制病情,的確可以考慮採用生物製劑,唯生物製劑價錢比較昂貴,如果有負擔的困難,可以和主診醫生相討以上兩者哪一個是最後的診斷,從而選擇適合的生物製劑,以及討論可否選用價錢比較便宜的生物相似劑(Biosimilar)。

    • 症狀
    • 藥物

    看皮膚專科臨床證實患天皰毒瘡, 驗了血, 下星期先出報告有否乙肝帶菌, 昨天醫生叫開始食30克/日PREDNISOLONE。請教假設TOUCH WOOD我是帶菌者, 這幾日已開始食類固醇, 會否引起急性肝炎? SO WORRY!定話醫生係心裡有數呢? 因為醫生有講過食PREDNISOLONE無食抗病毒藥會激發急性肝炎。謝謝你

    天皰瘡(天疱瘡) 是一種皮膚自體免疫水疱疾病,在香港是屬於皮膚科疾病。以下是皮膚科醫生的回覆:

    如果確診是乙型肝炎帶菌,要馬上看腸胃肝臟科醫生,服食抗乙肝病毒藥物,只要馬上服食抗病毒藥,定期監察肝功能,危險性不高。

    • 強直性脊椎炎
    • 檢查
    • 藥物

    你好,本人29歲男性,家族(表姐,姑姐)有強直性脊椎炎基因及已發病, 父親及舅父同有氣管敏感/哮喘。 健康方面,本人有氣管敏感,眼皮附近有濕疹,及經常肚屙/大便次數一日5次以上, 氣管敏感方面,由18歲左右開始不太受控,去到24歲開始每年有9至十一個月都會不停咳嗽(非呼吸道感染的病徵),尤以發病後/轉天氣時/夜晚咳得特別厲害。經常覺得由最底的肋骨到肩胛骨間的氣管好痕好辛苦。本身已經有食抗敏感藥及類固醇等藥物。但靜止時血氧濃度仍長期維持在94~96%,發病時長期發低燒(體溫由正常35.8前額探升到36.9~37.5)。 肚屙方面,即使只吃烚菜白飯,也經常很快就屙(由菜/粟米判斷,約5至8個鍾屙返出黎),第一次大便後一兩小時內就會想再去大便之後相隔耐一點的時間。 由中學開始腰骨已覺得很僵硬,但可能當時仍長期有運動所以沒太大問題,惟仰睡時會感到屁股對上少少位置向上有"n"字型屈上,直接仰睡會唔舒服/hold唔到,要加枕頭先可以訓到。及後到18歲打後,允以20歲開始,背部很常覺得僵硬,不過基於當時仍有活動,僵硬的日子佔全年不到20%。去到24~25歲左右到現在,特別係氣管侯感發作導致低燒期間,背部會感到特別僵硬,到26歲轉做文職工作加上沒運動,感觀上覺得背部會感到僵硬/僵痛的日子佔7成/4成日子以上,要長期靠外用藥膏舒痛。平時食paracetamol對痛楚無反應,但在感染上covid後食ibuprofen第一次發覺痛楚及僵硬可以在上藥藥效時間內消失。另外,本人膝頭及腳跟有少部分日子有較輕微痛楚。 請問我有機會是強直性脊椎炎嗎? 如果我想看政府門診,可以怎樣跟醫生講及有甚麼檢查/轉介需要請求他?

    強直性脊椎炎的早期徵狀可以不明顯,典型是感到下背痛及晨僵,又或者靜止不活動或長時間維持同樣姿勢後會感到僵硬。而一般這些徵狀對抗發炎藥(例如ibuprofen)都有良好返應。在香港如果想看政府專科門診一般要由家庭醫生(政府或私家)轉介。當見到專科醫生只要如實告知徵狀便可以,風濕科醫生會用專業判斷安排抽血或X光等檢查以幫助確診。

    • 藥物
    • 銀屑病關節炎
    • 類固醇

    本人有銀屑病超過廿年,一直使用外用類固醇及口服維酸A,情況持續反覆,本人已經處於半放棄的情況,最近醫生建議我改吃甲安蝶令,但我本身是乙肝帶菌者加上腎功能臨界,我適合吃甲安嗎?

    乙型肝炎及腎病病人不一定不可以服用甲氨喋呤,一般主診醫生處方前會做事前評估,如有需要會聯絡肝臟科合作評估及監察用藥後反應。治療方向可再跟主診醫生詳細商討。

    • 治療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本人2017確診類風濕關節炎,經兩年睇中醫無效,期間開始有輕微咳嗽,2019去公立醫院處方每週15mg甲氨蝶呤加葉酸,2021肺感染俗稱「雀仔菌」,看私家醫生建議改服sulphasalazine。後入院打抗生素兩個月治療肺炎,入院期間停服嘅甲氨蝶呤,只食5mg類固醇,出院後醫生處方每日1000mg sulphasalazine 及5mg類固醇及要服一年抗生素,因長期服用抗生素,感覺神經受損及眼開始模糊,所以停食類固醇及抗生素,2023年3月,肺再感染,服levofloxacin 250mg 7天後痊癒,2023年8月,因本人想逐漸減類固醇,醫生話如要減類固醇,就要加sulphasalazine 每日 2000mg,服用兩星期後肺又感染,再服Levofloxacin 7天後痊癒,10月肺再度感染,食Levofloxacin 7天至今仍有綠色痰,現時ESR指數為74,CRP為12,體重由原本50kg降至現時41kg,請問本人是否屬類風濕關節炎輕症?因發病時只會手指紅腫,食藥後便會回復正常。食風濕藥是否大大降低免疫力?以至肺嚴重感染,現時肺已有一半花了,當sulphasalazine加藥時,2月內肺便感染兩次,自2021第一次感染開始,便天天咳嗽,後來確診支氣管擴張,每天都要咳痰!因下次覆診是2024年2月,現在是否應停sulphasalazine,只服類固醇直至肺感染痊癒,因感覺繼續服風濕藥,食抗生素已無效,肺炎不會痊癒,謝謝!」

    你的情況比較複雜,感染的風險比較高,而肺部功能也不太理想。sulphasalazine是其中一種傳統的改善病情風濕藥,如關節炎仍活躍,卻又常常感染,可考慮其他藥物,平衡治療功效與藥物利弊。如仍反覆有感染,建議提早覆診,與醫生商量,不要自己停藥;亦可以與感染科醫生一同會診,以定出最適合你的治療方案。此外,若仍未接種疫苗如肺炎鏈球菌,流感等,亦建議接種,減低肺炎引起的重症及死亡風險。

    • 檢查
    • 症狀
    • 系統性紅斑狼瘡
    • 藥物

    我女兒2022年12月確診SLE,服用抗排斥藥TACRO, 和類固醇有1年,2023年3月持續發燒,入院多次找不到感染跡象,醫生建議照PET CT SCAN查找, 結果發現有幾處淋巴結腫脹活躍,最大不夠2cm,聽說TACRO抗排斥藥與淋巴癌有關,現在女兒1個月了,她仍然持續每天斷續發燒,疲倦,氣喘,持續消瘦。 應否停服TACRO?改其他藥物? 停服TACRO淋巴結會否回覆正常?還是要取出化驗?

    謝謝你的諮詢。

    女兒持續發燒一個月,持續體重下降,身體已發出警號。這種情況需要盡快向清楚女兒患病背景的主診醫生求診。

    • 2019冠狀病毒病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本人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這三年來一直食Olumiant (Baricitinib), 一日一粒, 我在2023年1月2日確診新冠肺炎, 本人去年2022年2月打了第三針復必泰, 想問我應不應該打第4針? 如可以的話, 應該何時才可打第四針?

    因你在服用Olumiant,建議先詢問你的主診醫生,在目前的健康狀況下有沒有其他因素會影響打第4針,才作決定。

    而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建議,曾打3針復必泰而免疫力弱人士,應可於康復後90天打第4針。

    詳情請參閱: https://www.covidvaccine.gov.hk/pdf/recovered_3_CHI.pdf

    • 藥物
    • 計劃生育

    你好,本人有類風濕關節炎,而家正在服用hydroxychloroquine sulphate 300 mg 改想問吓如果想懷孕,可唔可以繼續食呢個藥物呢?

    懷孕的婦女一般可服用此藥 (hydroxychloroquine),但患者如果在服藥期間計劃生育,宜先與主診醫生商討。

    • 系統性血管炎
    • 藥物

    我想請問同時有血管炎和乙型肝炎帶菌的病人可否同時服用entecavir和plaquenil?

    謝謝你的查詢,這兩隻藥是可以同時服用的。

    • 檢查
    • 系統性紅斑狼瘡
    • 藥物

    醫生你好,29歲,女性,今年六月份發覺頸部一邊耳後多粒淋巴腫脹,有少許痛,另一邊頸部淋巴則正常,沒有其他症狀,醫生給予兩星期抗生素Augmentin,服藥後沒有改善。 七月尾抽血,ana 1:80。 九月尾再抽血,ana 沒有再驗,血液檢驗全部回復正常,淋巴亦縮細回復正常。 除初期服用抗生素外,沒有食過任何藥,現有兩個問題想請教下醫生。 1)憑以上的資料,可以評估到什麼原因? 2)ana 指數會否隨着淋巴回復正常,下降? 因後期沒有驗過ana

    憑以上資料,醫生以細菌感染為主因,所以處方抗生素為你消炎。抗核抗體(ANA)一般是當醫生懷疑病人有紅斑狼瘡時會抽驗的一種抗體,配合其他臨床徵狀(例如紅斑,關節炎,口腔潰瘍,脫髮等等),用來為病人確定是否有紅斑狼瘡而驗的。除非懷疑有假陽性,否則ANA一般是不用複驗。至於你的主診醫生為何幫你驗ANA抗體,向主診醫生本人詢問會比較適合。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本人有類風濕關節炎7年,每星期食一次12.5mg 甲胺碟朎,請問本人做眼睛白內障手術當日需要服用食甲胺碟朎,需要暫停或延遲嗎?

    一般而言,單單做白內障手術是不需要停用MTX(甲氨蝶呤)的。如果有其他眼科手術一併進行,可能會有其他考慮。建議你可以在手術前再一次諮詢風濕科及眼科醫生。

    • 2019冠狀病毒病
    • 生物製劑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本人28歲,女性,2016年確診類風濕性關節炎,一向有食methotrexate,在2020年開始要加服自費生物製劑,至今都算穩定,故已注射2劑復必泰。然而於快測確診後過了17天仍然確診,病情反覆。雖已透過HA視像診症但服藥無效。 想了解一下是否因類風濕原因引致新冠肺炎一直未能康復?如是,我應該如何處理? 因病情反覆,時好時壞,本人也十分擔憂,希望可以藉此尋求一些專業意見。十分感謝。

    謝謝你的諮詢。

    類風濕性關節炎並不是引起新冠肺炎的成因。
    不過如果在確診新冠肺炎期間仍然使用生物製劑有機會抑制免疫系統而導致新冠肺炎的康復過程延長。

    建議你致電風濕科專科醫生或護士跟進現時的狀況,你或需要在新冠肺炎確診期間,暫停服用生物製劑,讓新冠肺炎完全康復後,才重新服用。

    風濕專科醫生或護士需要向你問診,方可決定停藥的時間。亦需要平衡你的關節狀況。因此理應盡快聯絡他們。

    • 檢查
    • 痛症
    • 藥物
    • 評估

    你好,本人左手大拇指和尾指活動時感覺到痛,右手中指腫脹,雙手手臂疼痛。晚上睡覺時這些地方疼痛會加劇,而且雙手感到麻痹、刺痛和緊繃。吃過消炎止痛藥但沒有改善,這些情況持續了一個月,請問這是什麼疾病?謝謝。

    根據你的情況,可以是關節炎,肌肉或神經線的問題,如病徵沒有減退,建議找醫生作評估及安排合適檢驗,才能及早治療,對症下藥。

    • 檢查
    • 藥物
    • 計劃生育

    本人沒有任何身體異樣,但因為不孕最近去驗免疫,發現ANA 1:160 , C3 74。醫生建議每天吃Plaquenil 2粒吃3個月。請問ANA, C3 這些指數驗1次就確定我有免疫問題嗎?沒有病發症狀吃藥令指數回落是否合適的治療?

    有部分不育婦女的確會有自身免疫抗體(例如:抗核抗體(Anti-Nuclear Antibody),簡稱 ANA)陽性的情況,如果經過醫生診斷有可能有免疫系統失調傾向,有些合適的個案醫生是會考慮處方Plaquenil。大部分病人ANA只需要驗一次,不需每次覆檢測水平,而如果病人有紅斑狼瘡傾向,補體C3(正常值:80-160 mg/dl,不同化驗所的正常值可能略有不同)可以返映活躍性(越低越活躍),所以指數回升至正常反而是好事。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在這個網頁的文獻上找到關於類風濕性關節炎疫苗的研究,請問是否真確的,謝謝 。https://scitechdaily.com/scientists-developed-an-experimental-vaccine-against-rheumatoid-arthritis-totally-disappeared/?fbclid=IwAR3BkSI8aE0hPR2gY9zxDziMssaPqrxQzAl093xx2AmLyuIa9Zl6RV6pl-0

    網絡上的資訊很多,包括科學家對疾病的預防及治療的初步研究報告,但疫苗或藥物能成為醫療用途卻不是一份報告或發現就可以決定,科學家及研究人員需要不斷驗証,也需要在臨床上測試才能決定成效,副作用及真確度。市民可以留意醫學的最新發展,但不建議以偏概全,如有問題可以向醫護人員提出及詢問。

    • 藥物
    • 類風濕性關節炎
    • 飲食

    未使用甲氨蝶呤前,炎症指數的確高出正常,所以醫生要求驗血。用藥後,醫生說有明顯減低,達可以接受水平,不過醫生並沒提及是否到正常水平。 另外,我仍有些疑問想了解清楚,女性的經期與荷爾蒙改變是否有可能影響免疫系統而引發類風濕關節炎?請問有沒有類似案例出現過?如是,是否使用甲氨蝶呤都不會有幫助?婦科會有其他藥物幫助嗎? 最後,想知道普遍類風濕的病人在惡劣天氣,會否感到關節情況變差?飲食上有需要戒口嗎?

    如果發炎指數降到可接受就水平,亦是反映藥物的療效,至於能否有更好的效果,則需要與主診醫生商量,平衡藥物及其副作用的風險,取得最佳的效果。

    至於女性荷爾蒙與類風濕性關節的關係,這是一個學術研究的問題,例如女性患者較多。而在懷孕期間,關節炎病情可能較穏定。這病症也在女性患者在更年期後,有較多初次發病的機會。但無論如何,女性荷爾蒙只可能是影響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其中一個小因素,所以暫時都不會以控制荷爾蒙的藥物去治療類風性關節炎。

    我遇到很多病人都感覺到天氣及濕度對關節炎的病情有所影響。既然是他們的感受,我絕對會相信,雖然暫時不能有足夠的科硏報告證實這論點。

    至於是否需要戒口,亦遇上了不少個別病人感到吃過某一類食物會感到不舒服,關節痛多了。我的建議是如果這是你確實的經驗,那便不選取這些食物吧!因為仍有很多其他的食物可以選擇。但在整體醫學硏究上,暫時沒有建議某一類食物是絕對需要避免。仍然建議一個以均衡的健康飲食為原則。

    • 流感/ HPV疫苗注射
    • 系統性紅斑狼瘡
    • 藥物

    我想請問紅斑狼瘡患者服用了hydroxychloroquine sulphate) 200 mg 多年, 現時仍每天服用, 是否可接種HPV 9合1疫苗? 年齡: 38, 病情穩定

    紅斑狼瘡症的病人即使在服用hydroxychloroquine 期間是可以接受HPV疫苗注射的。

    • 症狀
    • 藥物

    本人已經開始服用MTX+葉酸(翌日),有三個星期(1st-MTX5mg/葉酸5mg、2nd-MTX5mg/葉酸5mg、3rd-MTX7.5 mg/葉酸10mg),嚟緊第四個星期,將會服用(MTX10mg/葉酸10mg) 但左踝紅腫痛部位仍然未見消腫,及右足踝內側仍有按痛但冇腫(暫時只有這兩個部位有事),是MTX對我症狀冇效用?還是它起效較慢,有待觀察?如果都係冇進展,是否需要加多另一隻抗風濕藥治療或者選擇生物製劑?它的副作用有甚麼?是否患有淋巴癌機會高啲? 另外想問問,左足踝腫脹部份,早上起床比較冇咁腫,起碼看清楚突出嚟個關節骨,但慢慢由中午開始,又腫脹返,點解會這樣?(註:整天留在家中休息,沒有外出活動)

    甲氨喋呤 (Methotrexate/MTX)有時在加藥後需要等待數星期才發生預期效用,甚至有時或需要很大的份量如15毫克(mg)去治療較頑強的炎症。醫學研究顯示較長使用MTX的確可能有較大風險引發淋巴癌。但這機會率相對仍然偏低,故此當得到醫療效果時,MTX藥物的劑量應該盡量減低,以平衡副作用出現的風險。

    John Doe

    Member